一個月前又看見了華南虎,國慶節后要去北京繼續申訴,這是周正龍最新的動態。

  鎮坪縣四面環山,只有幾萬人口。村民們一直靠山吃山,這里位于鄂、渝、陜三省交界,身處大巴山腹地,距離神農架二三百公里。十多年前,鎮坪的老虎與周正龍曾一度搶占各大門戶網站的頭條。

  2007年,陜西鎮坪縣農民周正龍用數碼相機和膠片相機拍攝的華南虎照片,被陜西省林業廳公開,照片真實性受到各方面質疑,并引發中國乃至世界的關注。

  2008年6月底,政府宣布周正龍“拍攝虎照造假”,13位大小官員受到處分。

  同年11月17日,周正龍因詐騙和私藏槍支彈藥罪,被判有期徒刑2年6個月,緩刑三年。

  2010年5月初,周正龍被安康中院裁定取消緩刑,收監服刑。

  2012年4月27日,刑滿出獄。

  周正龍逐漸淡出了世人的目光,但曾經被關注的“后遺癥”還沒有“痊愈”,他還在找虎,也還在把自己當成“名人”。

本文圖片 津云新聞 圖仍活在假虎余威里本文圖片 津云新聞 圖仍活在假虎余威里

  “去周正龍家!”記者說。

  “我認識,這兒的人都知道他們家?!彼緳C回答。

  周正龍家所在的文彩村距離鎮坪縣城10分鐘左右的路程,周正龍家似乎在當地成了地標。

  記者搭乘的出租車??吭谥苷埖娜龑有情T口時,是上午9點,周正龍正在家門前劈柴,看見記者走出來,周正龍的眼睛笑成了一條縫。他沒有詢問記者是誰,先是扒著出租車門大聲問道:“你認識我嗎?”

  周正龍的確是當地的“名人”,這樣的印象從踏上鎮坪的路上就有所體現,從安康市到鎮坪縣的大巴車上,從鎮坪縣當地的酒店,到記者搭乘的幾輛出租車中,記者隨意問起周正龍,對方都知道這個人。

  “我知道你是來聽我講故事的?!焙退緳C說完話,周正龍放下劈柴的斧子,招呼記者進門。

  這是一棟三層小樓,歐式旋轉樓梯,二樓清一色大落地窗,一樓牌匾寫著“鎮坪縣周正龍高山富硒蜂蜜有限公司”。

  “這村里沒有比得上我這個樓的,我蓋這樓花了80萬,一點沒借錢,紅磚的?!币贿呁镒?,周正龍一邊高聲說道。

  房間里有些簡陋,一組掉了色的沙發,一張圓桌,一個電視柜。點上一根“猴王煙”,周正龍窩在沙發里,向記者發話:“你先告訴我你來的目的是什么,要問什么問題,問的不到點我可不回答,我見的記者太多了,好多沒水平的?!?/p>

  記者開始采訪,但正如此前諸多媒體的報道中體現的,周正龍有點“難搞”,記者開始問及最近發現老虎的事情,問及近來的生活狀態,周正龍或者三言兩語,或者當即打斷:“你這個問題我不想回答?!薄坝杏浾邌栠@個問題,我直接讓他出去?!?/p>

  “你先在這兒等會吧,我出去有點事?!辈稍L了20分鐘后,周正龍說要出門,記者表示跟隨他一起去,他沒有拒絕。

  “你有這么問問題的嗎?”

  “你從天津給我弄件我這樣的衣服?!?/p>

  “不讓你拍照你就別拍!”

  ……

  記者跟隨周正龍沿著村間小路向正在修村路的工地上走,沿途中,看見村里的人,周正龍就停下來,大聲對記者說著上面的話,然后又向村民說,“記者!”

  來到工地,周正龍蹲下身子,抽著煙和村民聊天,記者湊上前,和周正龍有了下面的對話——

  “好多記者都不行,沒水平?!?/p>

  “我呢?”記者問。

  “你還行,你態度好!”周正龍笑著,吐出煙圈,用來夾煙的手指被熏得蠟黃。他轉向身邊的村民說,“記者我見多了,我不讓他們拍他們就不能拍?!?/p>

  “上個月發現了新腳印”

  得到了周正龍態度好的認可,周正龍帶記者回到家中。

  “我出獄那天,門口來了二三十家媒體,包括中央級的,門口架的全是鏡頭,但一個人影都沒有,你們哪個曉得是為啥子?這個問題誰也沒猜出來,你能問出來,你就成功了!”

  可能算是對記者態度好的嘉獎,幾番猜測后,周正龍掛著笑容透露了這個“秘密”,“我會算,不是一般人,能算出就那個點記者都去別處了?!?/p>

  ……

  采訪正式開始。

  談及華南虎,周正龍的臉陡然一沉?!拔疑蟼€月還看見腳印了,三個,都是新鮮的,就在它活動那個區域,它是下山喝水來的?!?但是,周正龍說他當時沒帶相機,就沒有拍下來。

  周正龍說,他15歲就是獵人,當獵人需要審批,全村沒幾個獵人,打獵的過程中,他看見過很多次華南虎,“華南虎沒人比我了解,他們的活動軌跡不變,我看見它好多次了,村里很多人看見過,上個月看見的腳印還是那只虎的?!彼f,有村民打死過老虎,老虎皮還被一些人保存至今,但保存虎皮的人已經不在鎮坪縣了。

  周正龍所說的華南虎活動區域在鎮坪縣神州灣的核心地帶,從他的家能看見蒼翠的山巒,翻過一座山就是神州灣,周正龍從家出發,三四個小時就能走到那里。

  周正龍稱,在1998年,國家統計華南虎蹤跡時把陜西鎮坪漏報了,還組織專家到鎮坪補查,他說自己當時被當地政府請來做向導,上山一天補貼70塊錢。

  周正龍說他曾帶領27名專家上山考察,在山上待了半個月。他說一些當時的細節到現在還記得:頭天晚上睡帳篷,第二天起來看,發現50米遠的地方有老虎腳印,大家很害怕,之后都爬到樹上去睡覺。

  不過,考察團一直停留在“只見腳印、只聞其聲”的階段。對此,周正龍把見不到老虎的原因歸到人多。他說,野生華南虎嗅覺靈敏,“專家每次上山少說有五六人,老虎聽到說話聲早就跑了?!笨疾靾F離開后,周正龍說他拿著林業部門給他配的相機繼續尋虎。

  2007年10月,周正龍號稱自己在大巴山拍到了野生華南虎照片。之后,周正龍的人生,跟隨“華南虎照”一同跌宕起伏。

  周正龍表示,從出獄后,就一直沒有停止找老虎。

  “我回來后(服刑完畢后)第三天就上山了,把它的腳印找到了。周正龍告訴記者,這幾年里,他不間斷地去找虎拍虎,有人贊助給他20多個紅外線攝像頭,他拍了很多照片,但如今攝像頭還剩兩個是好的。 “晚上用安在山上的攝像機拍到過華南虎的身體,白天拍到過一只腳,最近兩年上山只拍到腳印,不起作用,因為安在山上的攝像機壞了?!?/p>

  從2012年出獄至今,周正龍還在找虎,大約每隔十天上去一次,2015年,他帶著新拍到的老虎掌印照片專門去了趟北京,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訴?!芭牡揭粡堈掌鸵欢武浵?,照片是老虎的一只腳,錄像因為是晚上所以不清晰?!毙屡牡降恼掌呀浗唤o最高人民法院,周正龍一直在等結果,但至今沒有得到消息。

  周正龍堅持認為,自己并沒有“造假”,也從未在承認“造假”的筆錄上簽過字?!白屛液灥牟牧衔液灥牟皇恰苷垺?,簽的是‘周正尤’,網上有,你去網上查這個材料?!?/p>

  周正龍打算過幾天把過冬的柴火準備好,他還要再去最高人民法院問問進展,同時,找虎會是他一直要堅持的事兒,“國家統計把陜西鎮坪漏報了,我就得讓人知道,鎮坪有虎?!?/p>

  帶動村民脫貧的養蜂大戶

  除了找老虎,養蜂是周正龍生活中的另一件大事。

  在他家房子的周圍,200多個長型蜂箱一個緊挨著一個,“箱子是我自己打的,我這都是好蜂蜜?!泵刻焖奈妩c起床,周正龍就開始忙活他的蜜蜂,一般都要忙到傍晚。

  灌裝好的蜂蜜放在房間的一角,瓶子上貼著畫有周正龍頭像和周正龍三個字的標簽,這是他的注冊商標?!罢l不認識周正龍,香港的人都認識,你去過香港嗎?我去過,電視臺請我去的……”

  “你來采訪我,我給你個任務,給我推銷這些蜂蜜,蜂蜜質量沒問題,我們這個地方海拔在2800米以上,沒有任何污染?!?周正龍說,賣蜂蜜還得靠宣傳,提到讓記者幫忙推銷,他的臉上閃出了笑容,他說目前的推銷方式就是在某寶網上。不過,記者查到,周正龍的蜂蜜月銷量只有18筆。

  周正龍的手機只能打電話,他把兒媳婦的電話給記者:“你和她聯系,加個微信,在朋友圈幫我推銷?!敝苷埖呐畠杭薜娇h城,兒子一家三口也在縣城打工,不?;丶?,談到兒子,周正龍嘆著氣:“他不爭氣,掙錢不行,不提他?!?/p>

  周正龍說他養蜂已經四十多年了,雖然沒有接受過專業的養殖培訓,但對于自己的養蜂技術,他頗有些自豪,“我們這兒養蜂最好的我是其中之一,還幫助10個貧困戶脫了貧?!?/p>

  扶貧是周正龍今年3月與村委會簽訂的協議,周正龍說,2月初,文彩村第一書記來到他家里,希望他能幫助扶貧。周正龍沒表態。又過了幾天,村委會打電話讓周正龍去開會,給他定下十家扶貧對象?!邦I導干部帶一兩家,讓我帶十家!”周正龍昂著下巴解釋,“第一書記和我一個農民說幫忙,我不可能不答應他,我都愿意幫貧困戶脫貧,你說我能編造老虎的事嗎?”

  周正龍說,脫貧的標準是一年3000元收入,他幫扶的10個貧困戶都脫了貧,周正龍給記者拿出一張收條作為證據:“今收到張正友蜂蜜350斤,每斤60元,合計貳萬壹仟元,落款日期2018年6月1日?!苯特毨麴B蜂,周正龍自掏腰包回收蜂蜜,每斤60元,周正龍回收后再銷售。

  周正龍自家每年能產2000斤蜂蜜,再回收10個脫貧戶的蜂蜜,他能賣得出去嗎?“我這房子70多萬蓋的都沒借錢,你覺得我能掙多少?”周正龍沒有透露他的收入情況,但表示別人家都得種地賺錢,他家不用。

  雖然周正龍說不用種地,中午時,老伴羅大翠卻剛剛從鎮坪縣賣菜回家,她賣的菜就是地里種的,一年能有2000元左右的收入。

  “他就是嗓門大,別人覺得他厲害,其實他就是個直脾氣,家里事都干?!绷_大翠回到家里就坐在院門口收拾轉天要賣的菜。

  周正龍從屋子里走出來,坐在老伴旁邊,點根煙笑著,“菜我都做好了,比她做得好吃?!?nbsp;

 ?。ㄔ}為《拍虎風波11年后:“周老虎”變“周蜜蜂” 未停止找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