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有書的生活是幸福的(拍攝于新華書店曲江書城)。有你、有書的生活是幸福的(拍攝于新華書店曲江書城)。
1995年,陳忠實在新華書店鐘樓書店簽售時的場景。 資料照片1995年,陳忠實在新華書店鐘樓書店簽售時的場景。 資料照片
新華書店曲江書城已成為西安的新地標。新華書店曲江書城已成為西安的新地標。
呂重華(右二)和家人在方圓工藝美術社門口合影。資料照片呂重華(右二)和家人在方圓工藝美術社門口合影。資料照片

  方圓工藝美術社就是呂重華的家。他一邊賣書,一邊完成了《訂單·方圓故事》的寫作。

到新華書店鐘樓書店,坐在地上看書,已成為“打卡”新時尚。到新華書店鐘樓書店,坐在地上看書,已成為“打卡”新時尚。
在新華書店鐘樓書店里,隨處可見捧著書閱讀的市民。在新華書店鐘樓書店里,隨處可見捧著書閱讀的市民。

  送你一個長安,一城文化,半城神仙……

  每一座城市,都有其區別于其他城市的特質。西安的特質,便是文化。而文化的繁盛離不開書籍的浸潤。在西安,讀書是一種生活習慣、一種文化自覺。而逛書店則是西安人的一種重要的生活方式、一種割舍不掉的文化信仰。

  時光的車輪隆隆滾過。那些藏在街頭巷尾的老書店,仿佛一位位飽經風霜的智慧老人,經日月更替、雨打風吹,默默見證著城市發展的日新月異,守護著讀者們心底的那片寧靜。

  我的書店故事

  50多年前,我就經常來新華書店買書、看書,我的閱讀習慣和對文學的熱愛都發源于這里。我和妻子曾經在這里談朋友,后來我帶兒子來這里看書,再后來帶孫子來這里看書,現在我又天天來這里看書。

  新華書店 讀者心中永恒的圣殿

  在西安鐘樓附近,有一幢鵝黃色的蘇式建筑十分醒目。樓體墻面上古樸厚重的浮雕,以及門楣上毛體的“新華書店”四字,承載了幾代老西安人的記憶。這里就是新華書店鐘樓書店原址,這里曾經是西安讀書人的圣殿。

  新華書店鐘樓書店原址是西安市的標志性建筑之一,始建于1954年,坐落于鐘樓東北方向,在郵政大樓東側,是按照蘇聯圖紙設計的。據在鐘樓書店工作過的老人回憶,書店初期業務為新華書店延安西北總店服務科南遷后所承擔的內容,負責西北地區的圖書發行工作。這里曾是西安地區唯一的書店和西北最大的書店。

  “當時還在計劃經濟時代,書籍的數量、種類都很有限,只能從北京、上海發行所的書目訂書。當時的鐘樓書店一共有兩層,一層為科技類門市部,二層則都是文教、工具類的書籍?!?982年,現任鐘樓書店副經理的周策當時剛剛參加工作,是新華書店鐘樓書店一樓柜臺的一名營業員,他回憶說,“隨著時代的發展,鐘樓書店也慢慢變為了開架售書的模式,并將建筑由兩層改成了四層,同時還加裝了電梯。文藝類書籍漸漸變成大眾的最愛?!?/p>

  作為當時整個西北地區藏書數量最多、種類最全的書店,鐘樓書店曾有過很多高光時刻,書店里永遠擠滿了求知若渴的讀者。鐘樓書店副經理趙強說:“當年暢銷書發行時,來排隊購書的讀者從柜臺能一直排到東大街馬路上去。那時,我們還有一位很棒的美工張師傅。每當他和旁邊鐘樓電影院的美工師傅一起畫新書和新影片的宣傳畫時,圍觀的群眾把鐘樓站的電車都擠得不能進站。這也算是當時的鐘樓一景了!”

  2008年,因樓體承重已經不能承載書籍的重量,再加上書店有擴大經營的需要,鐘樓書店由原址搬至端履門十字路口西南角,營業面積由之前的約2000平方米增加至約7000平方米。

  雖然挪了窩,但鐘樓書店在西安讀者們心中的地位沒有變。即使是在書店遍地、書香滿城的今天,鐘樓書店仍是很多老西安人心目中的知識圣殿。

  7月21日早上剛開門,鐘樓書店就陸陸續續迎來了大批前來讀書、買書、逛書店的市民。今年79歲的陸先生一手拄拐棍,一手提著小馬扎,晃晃悠悠地走到書店的文學區坐下。他說:“50多年前,我就經常來新華書店買書、看書,我的閱讀習慣和對文學的熱愛都發源于這里。我和妻子曾經在這里談朋友,后來我帶兒子來這里看書,再后來帶孫子來這里看書,現在我又天天來這里看書。新華書店是我們一家子人的良師益友,到這里就像回了家一樣?!?/p>

  趙強說:“鐘樓書店現在面臨很多挑戰,但我們有信心把這塊金字招牌繼續做大做強。新華書店旗下的每家書店都有自己的探索方向,比如新華書店曲江書城就在探索‘書店+’的新型經營模式。而我們鐘樓書店則想一心一意地做好書店的本分,精細化分類、精品化推送、專業化服務、分享化互動是我們努力的方向?!?/p>

  我的書店故事

  寫這本書本來是想傳子傳孫的,沒想到還得了國際大獎,讓這方寸小店名傳四海。

  方圓故事 方寸小店名揚世界

  位于西安美術學院大門北側的方圓工藝美術社一直是一家低調的民營書店,每天的日常工作就是訂書、進書、賣書,37年來始終如此。

  1982年創立的方圓工藝美術社,是西安最早的圖書銷售個體戶,它起源于美院教師呂安未的一個書包。當時的西安美院校址位于遠離市中心的長安縣興國寺,信息閉塞,進城不便,師生們都需要找地方買繪畫技法教材。曾在圖書館工作過的呂安未通過一些出版社的渠道,每次總能帶幾本新書回學校。據西安美院退休教師成文正回憶,當時呂安未挎了一個書包,見到相熟的老師和學生就把書掏出來給他們瞧,很快就有許多師生圍攏上來,書被一搶而空。后來包里裝不下了,呂安未就借了張桌子把書攤上去。桌子放不下,又換成了架子床。再后來,就有了方圓工藝美術社。

  呂安未辦書店也實屬無奈,當時落實知識分子政策,他的妻子和兩個兒子從山西老家隨遷來西安,一家4口人擠在12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微薄的工資沒法養活這一大家子人。為了增加收入,他搬蜂窩煤、除草、掃馬路,最終辦了個體執照,走上了賣書的路。起初呂安未賣書并沒有固定的場所,只能四處打游擊,直到1985年才在西安音樂學院大門北側蓋起了自己的門面房。方圓工藝美術社這個帶著濃厚年代感的名字也是從那時開始的。

  若論起經營規模、輝煌歷史,方圓工藝美術社比不過新華書店;但若論起在全球“書圈”里的名氣,小小“方圓”已是“世界聞名”。這一切源自一本獲得“世界最美圖書”金獎的書——《訂單·方圓故事》。

  如今的書店老板名叫呂重華,是呂安未的二兒子。書店剛辦起來的時候他才十來歲。7月24日,記者見到呂重華時,他正汗流浹背地里里外外忙活著搬書?!队唵巍し綀A故事》就是呂重華寫的。

  今年四十多歲的呂重華,平頭、小胡子、大腮幫,戴一副眼鏡,手持一把蒲扇,聊起天來侃侃而談。他說:“寫這本書本來是想傳子傳孫的,沒想到還得了國際大獎,讓這方寸小店名傳四海?!?/p>

  《訂單·方圓故事》寫的就是方圓工藝美術社這幾十年里的故事。呂重華把自己對整個家庭與書店的情懷和辛酸都凝結進了這本書。線裝、紙本、書法、印章、豎排、中式漫畫……當這些文化元素被極富創意地合成在一本書上時,讓人不禁眼前一亮。書的封面和封底選用的是編織袋材質的包裝紙,綠油油的,韌性好。內文用的則是學畫人常見的速寫紙,又輕又軟。呂重華對書的平整切口十分自豪,用手觸摸能感覺得到手工制作的痕跡。這本書除去印刷環節,在裝訂上要經過二十多道工序,全部手工作業。

  呂重華說:“生活中要有詩和遠方的田野,但也不能忘記眼前的茍且?,F在實體書店的生意越來越難做了,對于我們這樣的小書店而言,生存更是舉步維艱。但我還是想把‘方圓’做成一家百年老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