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用的權力才是最大的違建

  在權力沒有得到約束、不知戒懼的情況下,違建別墅就難以得到徹底清理。

  這些天,秦嶺別墅再度進入公眾視野。這一次,當地拆掉了一棟超大違建別墅:“陳路別墅”。有多大?占地14.11畝,都是基本農田,就連狗舍面積都達到78平方米。有網友哀嘆,“除去公攤面積,我家還沒他的狗舍大?!?/p>

  媒體報道歡呼,秦嶺最大違建別墅,拆了!其實,應該說,也只是到目前為止,“陳路別墅”是秦嶺最大的違建別墅。至于以后會不會揪出更大的違建,并無準確答案。

  奢華的陳路別墅,也刺痛了民眾的眼睛,讓很多連小公寓都買不起的年輕人深感受傷。

  梳理報道可知,從2003年開始,陜西省人民政府就發布通知:“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在秦嶺北麓區域內從事房地產開發,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別墅?!?/p>

  禁令的效果不得而知,目前已經調查清楚的是,“陳路別墅”恰恰從2005年年底開始圈地建設。據新華網報道,2005年8月,陳路、支亮以盆景栽植、園林綠化名義,與石井鎮蔡家坡村第三村民小組簽訂土地租賃合同,面積15畝,期限70年。2005年底開始建設,2008年8月建成。

  然后,到了2009年,媒體又開始鋪天蓋地地報道“全面停止秦嶺西安段房地產項目開發”云云。類似“全面”“嚴禁”等表述,均屬全稱判斷,并沒有任何松動的可能。然而,嚴厲的表述并沒有傳導到現實中去,秦嶺山中,依然人來人往,各類別墅項目仍在次第崛起。

  再往后,到了2014年,因為屢經媒體曝光,陜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開始了又一輪的整治。

  可以說,整治沒有不嚴厲的,打擊沒有不徹底的,而正是在“嚴厲整治”中,像“陳路別墅”這樣的違建一棟一棟地建了起來。如果背后沒有權力加持,怎么可能屢禁不止、查而無效?

  據公開披露,陳路的父親曾在西安市黨政系統擔任要職。盡管目前尚無更多信息指向其父與別墅有關聯,但別墅能夠從基本農田中“長”出來,無論是從村民那里簽訂租賃合同,還是搞來石獅子、拴馬樁、磨盤石等200多件文物,顯然都不是簡單的事情。而該別墅能夠平安躲過其后多輪整治行動,也說明其后的權力背景確實起了作用。

  事實上,當地的整治力度不能說不大。以2014年的排查為例,西安市共排查出違法建筑202棟,當年11月13日,秦嶺北麓西安段違法私蓋的145棟別墅被全部拆除,對擅自轉變建設用途的57棟別墅依法全部沒收。同時,2014年上半年,西安市初步追究了234人的責任。2015年下半年,陜西省又對137名責任人員進行了追責,涉及廳局級干部38人。

  可見,秦嶺違建別墅的癥結,仍在于人的因素。并不是說,別墅果真有多難拆,而是說,在權力沒有得到約束、不知戒懼的情況下,違建別墅就難以得到徹底清理。

  說到底,濫用的權力才是最大的違建。對此,必須要有清醒的認識。只有管住了用權的官員,守住了制度的邊界,類似秦嶺別墅之類的亂象才會被杜絕。

  斯遠 來源:中國青年報